大量的VOCs排放超标情况,难题亟待解决|VOCs治理“最佳方案”仍待探索
发布日期:
2019-02-26

浏览次数:

0

在加大投入及力度的基础上,因治理技术单一、低效等制约,目前仍存在大量的VOCs排放超标情况,难题亟待解决。


“挥发性有机物(下称“VOCs”)既是臭氧也是PM2.5形成的重要前体物。去年,我们已对2.8万家企业展开VOCs综合治理,今年还将颁布实施一批关于VOCs的重点行业排放、产品质量等标准,加快综合控制步伐。”生态环境部近日召开的1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再度“点名”VOCs,要求加大治理力度。


作为大气质量考核指标之一,VOCs污染防治工作越来越受到重视,“十三五”规划也提出“VOCs排放量下降10%”的任务要求。但记者近日获悉,在加大投入及力度的基础上,因治理技术单一、低效等制约,目前仍存在大量的VOCs排放超标情况,难题亟待解决。


多种技术供选择

近年来,随着国家对大气污染治理的日益重视及政策的倾斜,越来越多的企业投入到VOCs技术的研发行列,治理技术与设备层出不穷。


据记者了解,目前较为成熟的VOCs治理技术包括活性炭吸附、直接吸收、蓄热燃烧、催化燃烧等,已经广泛应用于石油化工、煤化工等行业;同时,低温等离子体、光催化等新兴技术的应用也在逐步拓展。“从现有技术来看,焚烧、催化燃烧、吸附等VOCs处理设施目前是做得不错的,能够达到治理要求。”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废气进化委员会秘书长栾志强说。


“随着国家环保趋严,现在石化行业、煤化工等行业中,由于大多应用的是大型稳定运行的设备,VOCs产生的过程都是确定的,技术经济性较好,比如蓄热式焚烧炉(RTO)等技术都运转得比较稳定,应该说石化、煤化工行业内VOCs治理技术是相对成熟的。”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说。


彭应登同时指出,“但像汽修喷漆等VOCs尾气间歇排放的行业,部分小微企业产生的VOCs总量不大,排放也是间歇式的,使用活性炭吸附就存在‘大马拉小车’的情况。”据了解,活性炭吸附作为一种主流的VOCs回收技术,优点在于净化效率高、设备安全,但这项技术的连续高效使用却要求企业能够定时更换吸附材料,维护成本相对较高。


企业减排“有心无力”

由于我国VOCs治理与管控工作起步较晚,多位专家指出,我国企业VOCs治理问题依然“处于起步阶段”。上海市环保产业研究院大气污染防治研究所长郑承煜坦言,因早期缺乏VOCs治理意识,此前的环保治理重点多放在除尘、脱硫和脱硝等方面,VOCs减排与控制进展相对缓慢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随着环保要求不断提高,多位专家指出,企业即使“有心”减少VOCs排放,也“无力”改变找不到合适技术、达不到稳定减排的现状。


“从现有的技术来看,技术本身没有问题,但实际上在很多情况下,很多污染源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技术,也就是说最佳适用技术还没有完全界定。”栾志强表示,“大型企业一般对技术有基本的判断,问题不是很突出,现在的难点是中小型企业,既不知道应该怎么做,也没有技术指导。”


同时,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席劲瑛指出,VOCs种类和来源众多,不同VOCs排放行业的特点和性质差别很大,部分VOCs组分简单、排放集中的行业治理难度相对较低,但部分治理技术难度大、经济实力薄弱的小微企业就算知道哪些技术是有用的,只能用一些成本较低但效果有限的方法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为实现VOCs快速达标,部分企业甚至可能选择了加大污染的技术路线。郑承煜说:“有的企业思路可能违背了治理VOCs的初衷,治理VOCs主要目的是消除臭氧,可是个别企业在选择技术路线的时候,却由于VOCs总量大,加上了大功率的臭氧发生器,结果出口臭氧指标严重超标,与治理初衷背道而驰。”


最佳治理方案仍待解

点多面广、成分复杂,涉及行业广泛,VOCs治理究竟该怎样推进?


面对“小而散”的VOCs排放污染源,彭应登指出,VOCs本身成分复杂,单一工艺很难做到排放达标,多种工艺组合对VOCs的去除效果更好,但在处理过程应避免产生二次污染,不能因去除一种VOCs而去形成另一种VOCs。“未来可以考虑采用废气集中的方法,将中小企业的废气收集起来定期用公共设备来处理。同时,对企业自身来说,加大设备更新频率、保证稳定达标,提高环保意识、增强环保积极性也尤为重要。”


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,郑承煜表示,要解决VOCs排放的问题,国家首先要完善相关排放标准、检测方法、收费制度等,对污染治理进行统一规划,并需要行业内对主流VOCs治理技术开展技术、经济成本、环境影响等方面评估,提出细化的最佳治理方案,并尝试建立VOCs废气治理设施第三方运营制度。


在此基础上,席劲瑛指出,即使企业实现了VOCs的达标排放,但和生态、绿色发展的要求仍有一定距离。“现在部分行业和企业仍面临各种技术和经济难题,需要一定时间和探索过程来找到最佳的治理技术方案。未来,即使这些企业的VOCs达标排放,其治理过程需要消耗大量能耗和药剂,从碳足迹、碳减排的角度来说并不符合未来低碳社会的要求,其高能耗、高投入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。”席劲瑛呼吁,“未来需要引进更加绿色环保的技术,以更低的成本来实现有效的VOCs减排。”


相关推荐